用户名: 密码: 记住

何时再见梦中人:18.把裤子脱了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何时再见梦中人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沈清爵一思量,估计这小女孩是把段英一伙人当成了恶人来行凶的,她打心眼儿里喜欢起这个稚气未脱的烂漫小孩子来。

    是的,只是小妹妹怎么会在这里?

    我小时候被丢了没人要,被瞎婆婆捡了回来,瞎婆婆一直住在这里守园子,我便也随她住在这里。

    面容朴素安详的老太婆点了点头,脸上古井无波。

    沈清爵神色一怔,看这老妇人的年级估计比老太后稍微大一点,怕是年轻时候伺候过的婢女,在老太后过世之后来东陵自发守陵的。

    有劳婆婆了。纵然瞎太婆看不见,沈清爵依旧向前倾了倾身子。

    老妇人一向古井无波的脸上怔了怔,似乎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称呼。

    听小姐说话,老身自知小姐身份非同一般,可莫要折煞了老身。

    谢冰媛眉头一挑,刚刚陵前那翻动静这老妇人怕是都听到了,听到了还如此镇定不迫,也难怪是旧太后的身边人。

    浮名地位不过尔尔罢了。婆婆可愿意离开这东陵,晚辈给您和小妹妹安排一个近城的好去处。沈清爵看向抱着糖葫芦垛的小姑娘,眼里柔和了许多。

    谢小姐好意,只是老身给太后守陵惯了,此生能待在东陵是老身的福分,就不去别的地方凑热闹了。老妇人说道。

    沈清爵也不再多话,拍了拍了小姑娘的头便转身同谢冰媛离开。

    沐有韵站在魏裳楚房门外,犹豫着要不要进去。这里是太京城最为豪华的驿站,如今腾出来给魏皇爷和她住。

    犹豫再三,她终于抬起手扣了扣门。

    沐有韵推开雕花木门走了进去。

    魏裳楚似乎是刚沐浴完毕,穿着不同往日尊贵逼人的亲王服,此刻的她身着白袍散着头发,多了几分柔弱味道。让魏裳楚恍惚间觉得,面前的人和小时候没有什么不同。

    你怎么来了,这可是头一回来找我。穿着睡袍的魏皇爷见来人是她,略微吃惊了一下,紧接着笑就浮上嘴角,赶紧放下手中的书迎上去。

    魏裳楚挂着笑站在她面前,沐有韵只是盯着她领口一动不动。

    我身体便这般好看么?你瞧你,一进来杵着看我,累了罢?赶紧坐下。此时的魏皇爷,有些不同于以往霸气的温柔,她下意识地躲闪下,似乎不想让沐有韵继续看下去。

    沐有韵突然伸手抓住她睡袍的衣领,略一用力把本来就裹得松散的睡袍整个掀了下来。

    魏裳楚觉得身上一凉,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似乎被她的韵韵扒光了。

    而本是无边春光的酮体上,纵横分布的疤痕触目惊心。

    从胸下到腰际,到后面堪称完美精致的背,一道一道的伤疤分布在她整个上半身。

    其中有细小的长条状粉色印记,也有看起来很明显的钝器击伤后痊愈的疤痕,不难想到当初是何等的皮开肉绽。

    这些痕迹在她白皙如玉的皮肤上,看起来说不出的狰狞恐怖。

    魏裳楚忙捡起地上的睡袍裹在身上,转过身背对着沐有韵,看动作有些慌乱:我去换个衣服

    沐有韵一把抱住了她。魏裳楚身子一震,一句话也说不出。

    魏皇爷被人从背后抱了个满怀,她后背能清楚地感觉到身后人胸前的温暖柔软。前胸贴后背,心跳声交融在一起,她是想骗过谁?

    沐有韵手抚上魏裳楚细瘦的腰,一寸一寸慢慢收紧。

    你把裤子脱了

    魏裳楚站在石碑前一动不动,玄色鎏金长袍衬得她雌雄莫辨的脸较平时更为苍白,宽敞的袖口下紧紧攥在一起五指仿佛在显示着主人内心的复杂。要看 书 ·1书kanshu·

    魏裳楚看着石碑面无表情,似乎不曾因为沈清爵的一声跪产生什么别样的反应。

    沐有韵眼里氤氲着一片水雾看着她:你忘了你百岁的时候是谁给你戴的长命锁,你忘了你发天花的时候是谁不听你父王的劝阻保住了你,你

    是的,她父王从小想要世子殿下,拿她这个郡主当玩物,要不是老太后喜欢她,她的地位估计比下人好不到哪里去,儿时染了天花,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她父王认为她这是不祥之兆,遂请了高僧来给她超度,提前把她当作将死之人,是薄朝西来了王府劈头盖脸把她父王一顿骂,这才保住了病怏怏的她。

    魏裳楚一抬手止住了沐有韵的话。一拨衣袍向前一步,腿一弯嘭地一声重重跪在石碑前,似乎根本察觉不到疼痛。

    《何时再见梦中人》十大废柴逆袭玄幻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ilfband.com/mulu/806155.html
上一章        何时再见梦中人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